教育 jy

您現在的位置:首頁 > 教育 > 中公教育成功借殼上市,與華圖教育的一場硬戰在即

中公教育成功借殼上市,與華圖教育的一場硬戰在即

A股市場上,終于有了一只成色好的教育股。11月2日晚間,中公教育借殼亞夏汽車事項獲得證監會有條件通過,中公教育將正式登陸A股,并最終拿下“公考第一股”的名頭。與此同時,職業教育領域另一巨頭——華圖教育也剛剛又一次遞交了赴港上市的招股書。

無論是中公教育也好,還是華圖教育也罷,二者登陸資本市場的道路都較為艱辛。

在全通教育“將空頭和多頭來回通通教育了一遍”的2015年,中公教育剛接受上市輔導,之后音訊全無。直到2018年5月突然平地一聲雷,中公推進借殼亞夏汽車上市計劃。華圖則在近幾年多次嘗試登陸A股,均因時機不成熟而未能成行,轉而推動赴港上市。

現如今,中公教育在A股成功借殼上市,卻未能融資,且背負沉重的業績對賭壓力;華圖教育雖暫時落后,但如若港股IPO成功也將獲得一筆融資,業務拓展勢必更趨激烈。

雙方一場硬戰不可避免,或許也將順帶著引起一場行業洗牌。

龍頭公司享受資本市場紅利

中公教育成功登陸資本市場,對整個行業也是一針“興奮劑”。盡管存在業績壓力,但也是一樁喜事。

根據公告,中公教育100%股權作價185億,成為職業培訓領域市值最高的公司。與此同時,中公教育還給出了有極大爭議的業績承諾:中公教育承諾2018-2020年度實現的扣非歸母凈利潤分別不低于9.3億元、13億元、16.5億元,即未來三年合計38.8億元。

然而,中公教育2015年-2017年凈利潤分別是1.6億元、3.3億元、5.2億元,也即過去三年合計10.2億元。

那么,中公教育將能否完成這樣的扣非后歸母凈利潤呢?

中公教育董事長李永新在并購重組媒體說明會上信心滿滿。他表示,中公教育主要基于三方面原因提出對賭利潤:第一,市場總體容量大,具有增長潛力。第二,品牌匯聚效應越強,頭部效應越強。第三,中公教育具有橫向業務擴展能力。

“今年非學歷職業就業培訓市場大概6000億左右,中公教育才40億,實際上還不到1%,這個市場還是足夠大。”李永新說,“185億元估值,外界覺得很大,我們認為是低估了。”

中公教育借殼上市創下近年來教育產業并購交易記錄。在本次交易中按交易價格測算,中公教育資產作價185億,重組完成后中公教育市值很有可能超過500億元,對應2018年的利潤預測,市盈率超過50倍。這也為今后教育培訓公司上市、并購樹立了估值標桿。

華圖教育的野心不容小覷

作為核心業務都是公務員、事業單位和教師等公職類招錄考試培訓業務的公司,中公教育在市場上最直接的競爭對手是華圖教育,兩家企業在過去接近20年的時間里交替領先,都兼具規模與成長性,是行業里的兩大巨頭。

對比中公教育和華圖教育的營收數據,還是會發現一些有意思的細節。

比如,華圖教育2015年度—2017年度凈利潤分別為2.12億元、3.4億元、3.75億元。中公教育則分別為1.6億元、3.3億元、5.2億元。如果追溯2013—2015年,中公教育基本是華圖教育凈利潤的一半。

單從營收來看,2013年、2014年,中公教育和華圖教育相差不大。自2015年開始,中公教育突然遠超華圖教育,2017年中公營收竟是華圖教育的1.79倍。

行業人士分析,中公教育能夠在2017年超越華圖教育,主要原因并不是中公搶了華圖的蛋糕,而是華圖為了符合在A股申報IPO的規范,在很多地區戰略收縮的結果。如果華圖教育近期在H股成功發行,募集大筆資金歸來,一定會對中公教育展開瘋狂的反擊。

華圖的優勢在于其行業領先的課程質量。根據中公借殼交易方案披露的信息,2015年—2017年,中公教育銷售費用呈現迅速增長態勢,尤其2017年較2016年出現1.75倍的增長,達到8.41億元。然而,如此大規模的銷售投入卻帶來虛假宣傳、退費難等問題。中公教育在報告期內涉及10起行政處罰,均是由于涉嫌虛假宣傳、保證性承諾,而華圖在課程質量方面幾乎沒有行政處罰。

華圖第二個可能發力的地方在學習中心建設上。截止2018年6月,華圖教育共有學習中心數量394家,落后中公教育200家左右,這正是華圖教育和中公教育真正的業績差距所在。華圖在學習中心數量上從領先到落后,主要原因在于華圖從2014年起,為了合格IPO而對渠道建設踩剎車。

然后這種差距有可能會很快被華圖彌補。中公教育的借殼不但無法融資,還背上了巨大的業績對賭壓力,而華圖教育在H股發行會募集一大筆資金,必將全力推進渠道建設。相比之下,中公教育想守住目前的優勢難度不小。

除了資本和產品,華圖教育和中公教育另外要比拼的是運營效率。雖然中公教育的營業收入是華圖的2倍,但人員數量是華圖教育的3倍以上,計算人均產值華圖教育還領先于中公教育。教育產業的核心競爭力人員,人員素質決定了產品質量,運營能力決定了業績天花板。無論是對中公教育,還是對華圖教育來說,要想拿出優秀的財務報表,必須要有優秀的市場適應能力和反應速度。

未來必將是一場硬仗!中公教育目前在三四線城市的領先,并不能代表未來也會暢通無阻。如果中公教育想要守住優勢,就必須花費巨大的人力物力去和華圖教育硬拼,其實最重要的還是三年39億凈利潤的業績對賭,這也是中公教育最大的風險點。

行業將在競合中迅速發展

在中公教育本次借殼成功之前,A股市場還沒有一家真正意義上的教育公司。隨著新版民辦教育促進法的實施,國內資本市場必然會逐漸形成一個成熟的教育板塊。

廣證恒生的研報曾表示,隨著新版民辦教育促進法的實施,教育企業上市障礙基本被清除,A股有望迎來新一輪教育企業上市潮及并購整合潮。

華圖教育和中公教育目前聲勢更甚。然而,在這兩強相爭過程中,最終究竟誰將勝出還是一個未知數。李永新曾表示,行業一定要有競爭對手,并要從競爭態勢發展成為競合關系

過去十年,職業培訓機構經歷了十年的野蠻增長,絕大部分空白市場被占領。可以預見的是,隨著資本的大筆流入,職業教育行業面臨洗牌。很多純線上機構和三四線城市的小機構會被資本瘋狂收割,最終只剩下一到兩家巨頭。

據機構測算,2015年我國民辦教育(不包括證券化較為困難的高等教育)規模為8500億元,2020年規模將達到1.7萬億元,復合年均增長率約為15%。

在全球經濟增長趨緩的大環境下,周期性行業的增長不容樂觀,然而由于教育行業存在剛性需求,甚至存在逆經濟周期的特點,市場空間仍在擴張。教育行業的投資價值凸顯。

姓 名:
郵箱
留 言:
2000欧冠